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又遭实名举报

1月16日,河南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的妻子、微博用户“济源市尚娟”发文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尚娟在举报文章中说,2020年11月11日早晨,翟伟栋与其他市领导在机关餐厅角落里吃早餐时,被张战伟掌掴。由于涉及官场特权和暴力问题,此事引发外界舆论广泛关注。18日上午,新时报记者从河南省纪委热线了解到,此前已接到该问题反映。

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又遭实名举报

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又遭实名举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8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同样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李安林在举报中说道,“张战伟涉嫌违法提拔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后者在一起强拆过程中将被害人李平贵致死。”18日晚,新时报记者与李安林取得联系,他向记者还原了举报的前后过程,杜中联则拒绝接受采访回应此事。

因拆违引发的一起“命案”

李安林出具的工作证件 本文照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李安林出具的工作证件 本文照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举报人李安林今年45岁,为河南省济源市人民检察院正式干警,系济源市承留镇拆迁中死者李平贵侄儿。李安林向新时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详细的举报材料,并向记者讲述命案发生的大致经过。根据李安林的讲述,“2019年11月30日,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将济源市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动用二百余人(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将泊心山居强拆。当时房顶站着被害人李平贵,一手拿刀,一手拿毒药瓶,称如果强拆,就喝毒药,以死相拼。现场人员不顾及被害人情绪,仍然继续组织人搬运东西,并让挖掘机开进现场,准备强拆。同时,特警队员从房后偷偷爬上房顶,向李平贵扑过来,李平贵看见后拿出口袋里的敌敌畏,拧开盖子刚喝了一口,特警队员就上去将其按倒在房顶上,紧跟着的八九个特警队员一拥而上,将李平贵抬下房顶。最终,李平贵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在李安林的举报材料中,有一个最重要疑点:李平贵死因究竟是什么?按照李安林的说法,“李平贵喝了敌敌畏后,被人抬下房顶到老槐树门口,平常两分钟不到的路程,竟然用了将近二十分钟后才被送上救护车。“李安林说,由于对死因有所怀疑,死者死亡当晚,家属要求看遗体,被济源市公安局拒绝,直到十余天后,家属才得以看到遗体。根据李安林的描述,“家属发现死者李平贵的脸上、额头上有拇指大小的洞,脖子处有明显的伤痕,嘴里和鼻子里有血,两腿有擦破皮伤痕,阴囊肿大,呈现红色,外穿裤子上全是脚印。”

不过,根据2020年3月16日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中写道:“我局聘请有关人员,对李平贵的尸体进行了尸检鉴定,鉴定意见是李平贵死亡原因为有机磷中毒。”对于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李平贵家属不予认可。“我们为了保证尸检公平公正,一开始就要求找一家外地鉴定机构进行尸检,但被相关部门驳回。2019年12月24日,济源市公安局强行下达一份解剖尸体通知书,次日强行解剖尸体。”李安林认为,虽然我国法律在刑事诉讼法中(第一百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强制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但是,济源市公安局在没有立案,和家属没有到场的情况下,也搬出刑诉法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强制尸检,显然是滥用权力,已经严重违法甚至可能构成滥用职权罪。

济源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

济源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

济源市公安局出具的《尸体解剖通知书》

济源市公安局出具的《尸体解剖通知书》

之后,李安林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2020年4月1日,济源市公安局以“不符合重新鉴定情形为由”,最终出具了不予重新鉴定的告知书。

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又遭实名举报

被牵扯进举报信的“市委书记”

李安林告诉新时报记者,自从2020年1月起,他及其父亲李平顺就开始向济源市纪委、河南省信访局、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等多个机构递交实名举报材料,截至目前均未有相关单位受理。记者发现,在2020年7月31日济源市承留镇人民政府出局的一份《网上信访处理意见书中》,大致描述了当时事情的经过。《意见书》中写道,“联合执法组到达执法现场后,发现李平贵站在准备拆除的违建房顶,手持砍刀及小喇叭,随意大声谩骂工作人员,存在很大安全隐患并严重妨碍正常执法……在劝说过程中,该男子突然拿出口袋中疑似农药的绿色瓶子开始服用,与此同时,隐蔽在周围的数名特警立即将其制服并夺走其手中的塑料瓶。将其抬下来后,现场医护人员立刻采取临时抢救措施并将其送往市中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此外,根据信访人李平顺反映强拆、致其弟弟李平贵死亡一事,该《意见书》中也写道,“目前我镇正积极做好各项应对工作,已经成立由书记为组长的善后工作小组,及时做好家属亲戚安抚工作。另一方面,积极与市公安局沟通,查明死因及真相。二是做好舆论引导工作,尽可能将影响降至最低。”

新时报记者了解到,泊心山居为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2015年开发,地址位于济源市承留镇孤树村,曾被济源市教育局评为首批“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之一。在《意见书》中还写道,泊心山居在2019年9月被政府相关部门认定为违建别墅项目,必须拆除。新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李安林的众多举报材料中,有涉及时任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的举报内容,但跟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其实并无多少关联。那么,这次他为何突然在网上实名公开举报张战伟呢?

“实际上我的举报比尚娟早很多。这次看到尚娟实名举报后,我确实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举报也能引起外界重视。“李安林表示,他举报张战伟主要是指对方涉嫌违规提拔干部杜中联。“杜中联在时任镇长期间组织的这次强拆并致人死亡,市委书记不但没有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理,杜中联反而由镇长升为承留镇书记,这严重违反了中国共产党任用选拔条例。”

18日晚,新时报记者拨打杜中联的电话,对方在接听后得知记者采访请求,迅速挂断电话,之后再无任何回应。对于李安林实名举报一事,新时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新时报记者:郭吉刚

相关推荐

风暴中的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发生地 一套人马两个身份

要不是一则“书记掌掴属下”的新闻,人们知道济源,多半是通过愚公移山的故事。故事中的王屋山,就在济源。

1月18日上午,第一财经等多家媒体报道了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在餐厅就餐时,因与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发生冲突,进而“掌掴”后者的事件。

“掌掴”事件发生后,“济源市委书记被实名举报”的链接,在百度贴吧“济源吧”里被置了顶。

实际上,即便是在河南,济源这个没有下辖区、县的“河南最小省辖市”,同样知名度不高。

资料显示,位于河南西北部的济源,因地处济水发源地而得名。不过,它作为“河南18地市”之一,却仅有20多年时间。

1997年之前,济源还是焦作市的下属县级市,拥有共同的电话区号“0391”。2005年时,济源市升格为河南省省辖市。2017年时,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在济源挂牌。

2019年,济源市总人口约70余万人,地区生产总值686.96亿元。与数百万人口的洛阳、开封相比,济源市的确很小,但它的人均GDP,却长期位居河南省前列。数据显示,2019年时,济源市人均GDP为93757元,远高于洛阳的73093元,仅次于郑州的114342元,在河南省排名第二。

目前,济源拥有济源钢铁、豫光金铅、清水源等多家上市公司,而且,当地还依托丰富密集的矿产资源,形成了能源、化工、冶金等工业生产体系,成为新兴的工业旅游城市。

继打政府秘书长耳光被举报后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又遭实名举报

虽然已经从焦作市被划出20多年,但济源市的的电话区号,依然同焦作市的“0391”。

同时,济源市在行政级别上仍是县级市,济源市的主要领导,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也只是“副厅级”。

也因此,济源市既是河南省内经济总量排名倒数的城市(如果把它当地级市的话),又是中国百强县,2019年排名第68位。

直到2017年,随着由国家发改委支持建设的全国首个全域产城融合示范区落地济源,以及随后由河南省直辖的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下称“济源示范区”)正式成立,分别兼任济源示范区党工委书记、主任的济源市委书记、市长,也开始分别晋级为正厅级。

目前,济源示范区党工委书记为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公开资料显示,赴任济源之前,张战伟曾长期在河南省纪委工作。济源示范区管委会主任则为济源市市长石迎军,他曾在郑州、三门峡、许昌等地任职。

而被“掌掴”的翟伟栋,则长期在济源当地任职,目前担任济源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同时兼任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

媒体:为何应该即刻调查”市委书记掌掴政府秘书长”?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曝在机关食堂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此事引发轩然大波。对此,需尽快展开调查,回应社会关切。

此事发生于去年11月11日,但直到几日前翟伟栋妻子尚娟发布公开信揭露,才为人知。根据尚娟公开信说法,张战伟认为翟伟栋不够资格在机关餐厅吃饭,翟伟栋立即起身解释说自己一直在这里就餐,张战伟却命令服务员把翟伟栋赶出去。翟伟栋赶紧小跑至书记身旁,继续向书记解释。张战伟突然举起右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受此羞辱,丈夫的心脏病再次诱发,曾住院多日。”

不过,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回应媒体称,网曝帖文与实际情况稍有不符。该负责人称,事发的机关食堂平时多为非济源籍领导用餐地,事发时翟在此用餐被张战伟质问后,翟出现过激言语和行为引发争执起冲突。

一个是“无辜被掌掴”说,一个是“过激言行引冲突”说,究竟哪一个说法更真实,哪一个说法更能精准还原当时情状,值得以正式调查的方式,厘清争议性细节。这是其一。

其二,媒体记者致电河南省纪委监委举报电话12388,工作人员称,这事属于治安类案件,建议先到派出所报案。不过,根据“公开信”说法,早在2020年11月15日,尚娟就到辖区派出所报案。做完笔录后,民警表示,事关重大,需要请示领导。但至今,公安部门一直没有任何说法。

如果尚娟的表述属实,那么,一个“治安类案件”居然拖了两个多月还没有“说法”,不是很奇怪的事吗?对此,网上有些猜测。

尚娟进一步表示,出院后的翟伟栋一边做康复治疗,一边带病上班。但他的工作不再平静,纪委的人经常找他,要求他配合调查。翟伟栋在工作上备受孤立,非常痛苦。这一说法同样引人关注。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蹊跷之处,翟伟栋到底有没有受到孤立,同样值得深入调查,以正视听。

此事的细枝末节,涉及到法律、道德、权力意识、干部作风等多个层面,已不单是两名干部之间的是是非非。仅寄望于一个派出所来解决问题,既不合事件“规格”,也不合民意。可以说,此事发酵至今,已经超越了“治安类案件”的范畴,成为一个公共事件。

过往,领导掌掴干部的新闻出过一些,但极少听闻被掌掴一方有愤而维权的。正因如此,对此事予以关切和“解剖”更具特别意义。

当然,由于尚娟并不是第一现场的目击者,又处于激愤的情绪中,所以如有说法与实际情况稍有不符也不奇怪。重要的是有关方面从现在开始严肃介入,不避矛盾,公正定论。并从“个案”出发,发现当地具有共性的问题,从而深入治理。

换句话说,能不能处置好此事,安抚世道人心,已经成为一大考验。此事件进展如何,公众拭目以待。

现代快报评论员 戴之深

相关推荐

秘书长之妻实名举报市委书记的结局猜想

【撰文/陶新】“市委书记掌掴政府秘书长”一事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1月18日,河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向南方都市报表示,省纪委已受理该举报,“后续相关问题将由宣传部门对外公布,这件事关注度很高,但(调查)需要过程。”

“市委书记掌掴政府秘书长”上热搜,人民日报“侠客岛”表示关注

舆情汹涌的背后,不论是抡起巴掌的张战伟书记,还是被掌掴羞辱下的翟伟栋秘书长,不论孰是孰非,站在2021年的开端,回望1921年嘉兴南湖上的那只红船,首先要扪心自问:一百年的初心,是否只为一个小灶?笔者可以负责任地断言:不论真相或者结果如何,发生掌掴事件的这个机关“小灶”会首先歇火。

“市委书记掌掴政府秘书长”上热搜,人民日报“侠客岛”表示关注

《小公务员之死》再现?

对于翟秘书长而言,如果真是一清二白、两袖清风,只要再次向张战伟书记认个错,像秦光荣身边的那个龙雪飞一样下跪表达崇敬之情,结果可能象征性罚酒三杯,结局是四方平安。问题是,翟秘书长和夫人尚娟恐怕不会下跪。

还记得《小公务员之死》吗?一个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在剧院里的一个小“不慎”将唾沫溅到了坐在前排的将军级文官身上,小文官惟恐大官人会将自己的不慎视为自己的故意冒犯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弄得那位大官人由毫不在意到真的大发雷霆;而执着地申诉自己毫无冒犯之心实属清白无过的小文官,在遭遇大官人的不耐烦与呵斥后竟一命呜呼。一个人竟丧命于自己的喷嚏,其实,这小文官丧命于他自己对达官贵人的恐惧。

尚娟实名举报信中提到“一个耳光,将翟伟栋全家扇向了深渊”“倍感痛苦与煎熬”。联想到同样身为黄河北岸、家乡临近济源的成都大学原党委书记毛洪涛的朋友圈遗言,笔者也对翟伟栋一家十分忧心和挂虑。

这个机关小灶恐怕难保

据前知名媒体人褚朝新的微信公号“褚朝新说事”分析,机关食堂早餐可能本身就是提供给市委常委一级的,市委秘书长是市委班子和书记的大管家,但也是常委之列。而市政府秘书长,兼任党组成员,也算是市政府领导,但是并非常委,而且作为市政府领导也有点争议,所以张战伟的问话里信息量很大: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

看张战伟同志的履历,他的秩序观念很严肃。副市长才可以,市领导才可以,你不可以。这里原本是一个关乎级别的地方,身为市政府党组成员的翟秘书长身份有点争议,因为不是副市长,就与这个象征特权的“灶”隔着鸿沟。知名媒体人、时评作者刘杰认为这一巴掌纯粹就是为了“吃小灶”的资格,如果翟秘书长不争这个名分,或者就没有这个羞辱。如果张战伟书记度量大,视而不见,也无所谓了。

当然,最好的局面是,中共济源市委能够牢记初心,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不搞这么个小灶,岂不是皆大欢喜,革命生涯苦也甜?

问题是,甭管张战伟书记是否能够“良心发现”,或者翟秘书长“谦卑悔改”,最直接的后果是,济源市机关食堂有特权象征的这个小灶应该是保不住了!

2020年12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时评文章《锲而不舍反特权》,文中例举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贾小刚,“贪图享乐,享受‘管家式’服务,生活腐化堕落,追求低级趣味”;山东警察学院原党委书记张春义“生活待遇上大搞特权,大肆收受礼品礼金”;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原主任张民“特权思想严重,在生活保障方面谋取特殊待遇”……这些腐败分子把职权当特权、用公权换私利,身为公仆不是想着为民服务,反而想着要别人伺候,影响恶劣。同时,这也提醒我们,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任重道远,必须锲而不舍、久久为功。

文章指出,特权是滋生腐败的温床。特权本质上是追求特殊化、差异化,凌驾于法律和制度之上,不受监督和制约,对腐败起着催化剂的作用。从近年来查处的案件看,特权思想、特权现象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有的等级思想严重,处处讲身份、讲地位、讲级别、讲待遇,把自己与普通群众割裂开来,凌驾于普通群众之上……有的当官做老爷,讲排场、耍威风,违反民主集中制,搞“家长制”“一言堂”……这些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都是滥用权力谋取私利,损害社会公平正义,践踏法治规则,割裂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当然,如果张战伟书记和翟伟栋秘书长能够肚放大、量放宽,互相低头,彼此认错,一起给74万济源人民群众先道个歉,然后相逢一笑泯恩仇,成为同志加朋友关系的典范。或者尚娟出面证实,没有与丈夫商量,或者微博账号失窃,系坏人搞恶作剧,手误点击发送之类的,像拼多多处置临时工一样的高级公关,总之皆大欢喜,天下太平。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维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相关推荐: 宁波某学校一老师与学生发生关系 案件已在法院审理

浙江体育老师被曝性侵13岁女生,校方回应:两人有感情(来源:original) 新京报快讯1月21日,宁波华茂外国语学校通过其官方微信发布关于网传该校教师强奸女学生一事的声明。 全文如下: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维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