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就在昨天,由黄渤担任监制,章宇、宋佳主演的电影《风平浪静》上映了。在电影预热阶段,有人说这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犯罪片。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可能有些人对章宇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如果提起他的经典角色——《我不是药神》中的“黄毛”彭浩,很多人可能会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小子,他演技不错!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这是我演过最惨的角色,比黄毛还惨。”

《风平浪静》中,章宇饰演的角色宋浩,是一名被保送大学的学霸,因为被冒名顶替。雨夜中找上对方家门,却意外卷入一场命案。在激烈的内心挣扎后,宋浩选择远走天涯,开启了自己长达15年逃亡生活。

天才的光明前途戛然而止,宋浩在南方的石雕厂里,成了阴沟里的老鼠。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直到15年之后,宋浩母亲过世,他才敢重新回到家乡。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年轻时的意气风发,被生活打磨成了一个麻木、阴沉的冷面人。

归乡途中,宋浩意外遇见了老同学潘晓霜(宋佳饰)。这个意外闯进生活的女神,让宋浩阴暗了15年的人生,第一次照进了一缕阳光。

爱情的暧昧气息,在两人之间野蛮生长。

然而好景不长,宋浩发现当年那场命案另有隐情,一场阴谋在他的面前徐徐展开,再次将他推入深渊。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影片上映后,豆瓣评分6.8,表现并不出色。很多观众认为是编剧的问题,剧情上有逻辑不通的硬伤。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只用一句高赞评论,就足以概括这部电影:

“一流演技、二流导演、三流编剧。”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贡献了一流演技的,自然就是这部戏的主演——章宇。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我要把宋浩演成一个黑洞,所有外界的刺激,他都不会有反应。就算有光打进来,也会被黑洞吸收。他背了15年的原罪,他的壳太硬了!”这是章宇在拍摄中,跟导演说的一番理解。

事实上章宇的确做到了,不用任何肢体语言,不用夸张的面部表情,只用一双含着血丝的双眼,就能像黑洞一般,将人物所有的隐忍、痛苦、坚强交织着呈现出来。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明明没有台词,你却知道他此刻的情绪。像压抑的火山,下一刻就要爆发,但终究归于风平浪静,最大的痛永远深深掩埋。如此具有灵性的表演,当得起观众“一流演技”的赞美。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就像宋浩逃亡了15年一样,章宇演戏也有15年了。

章宇原名章鑫,1982年出生于贵州省,和无数孩子一样,小时候章宇最大的志向,就是当一名科学家。

到了少年时期,章宇的人生轨迹还是普通,喜欢在女生面前装成熟,穿大人的西裤衬衫,还得斜挎个背包,才显得优雅。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章宇喜欢唱歌,高三就去考声乐系,结果没考上。正巧一旁的表演系招人,章宇随便一考就过了。

毕业后的章宇,进了贵州话剧团,天天下乡演一些主旋律的剧目,观众大部分是些慢腾腾的老人。这些人的思想陈旧,对演员的认真程度尤为挑剔。

章宇自然不是敷衍的演员,每次表演他都真摔,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是对台下观众的尊重。

就这样,一场一场,他摔了三年。

彼时的章宇,身处体制内,能演男一号,每月也有丰厚的工资,生活平淡。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但他执拗地认为,自己是个艺术家。没有哪个艺术家,能容忍一遍一遍演同样的东西。他心中有喷涌的灵感,有创作的饥渴欲望。

他曾经跟搭戏的演员商量,能不能根据当地的情况,适当地进行改编。结果人家很不屑:你就别折腾了,没用!

所以还是一遍一遍地演,章宇觉得自己快吐了,从心理到生理,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

恰巧有一天,章宇翻到了自己的日记,那是他在中国宣布举办2008年奥运会那一天写下的:2008年,我应该在北京。

原来曾经的自己,是一个饱含理想主义的艺术家,章宇这样觉得。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那年就是2008年。

章宇请了个长假,背起背包直奔北京。原单位数次催他回去,章宇都没有理会,半年之后,章宇被直接开除。

章宇长相普通,初到北京也没人脉,想要有戏可演难上加难。他就和朋友合伙开了家饭店,起名叫二娃饭店。说是饭店,其实也就是章宇跟朋友自己做饭,想吃什么做什么,饭店自然也就卖什么。如果哪天懒得做了,就骗顾客说卖完了。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在北京漂了10年,章宇陆陆续续演了一些文艺片,都没什么水花,没混出个人样来。

直到2017年,导演胡波邀请章宇出演自己的作品《大象席地而坐》,章宇拿过剧本,只看了两页就决定要出演。当时剧组穷得叮当响,合同上连演员的片酬都不敢写,章宇索性就不签合同了,以朋友的身份零片酬担当主演。

全片将近4个小时,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影评人奖,章宇也借此崭露头角。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不幸的是,导演胡波在获奖前4个月,自杀身亡。据说原因是制片人因为电影太长,要砍掉一些内容,胡波坚决不肯,险些失去电影的署名权。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胡波是导演,也是章宇的朋友,这样一位理想主义者的逝去,让章宇久久不能释怀。他为好友胡波写了一篇长文,置顶在微博,以作悼念。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到了2018年,章宇苦等的机遇终于到来。当徐峥为“黄毛”的人选头疼时,宁浩将章宇推荐给了他。

得了白血病,以杀猪为生,顶着一头黄毛的章宇,只用了11句台词,就把这个小角色的酸甜苦辣演绎得淋漓尽致。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电影发布会上,章宇穿的衬衫上写着“野狗”两个字,他觉得年轻时候的自己,和电影里的黄毛一样,都是混迹在街头,为了一口饭而斗狠的野狗。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同年,《无名之辈》中章宇出演一个憨贼胡广生,一句粗俗地“我爱你ma卖麻花情”,让他的面孔至今还活跃在各种搞笑短视频里。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一年3部佳作,章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彻底火了。

然而除了荧幕之外的关注度,都让他感到焦虑。他火了之后要见各种人,应付各种场合。他说:以前是自己喂自己糖吃,现在是别人喂你糖吃,刚开始觉得甜,吃久就齁了。

在《药神》中结识王传君,两人成了要好的朋友。2018年夏天,两个大老爷们跑到祁连山,抓起路边的牦牛粪就舔,狂野得一塌糊涂。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你可能感觉惊讶,甚至恶心。但如果你了解过章宇,你就知道这不过是他的常规操作。

翻翻他的社交账号,你甚至会由衷地感慨一句:这货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写下关于2021年的“预言”,墓碑上都刻着WIFI的用户名。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外表粗糙的他,居然还会拉小提琴,经常给自己的爱琴拍照。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微博账号上,玩笑似地写上“丧偶”。害得王传君特地跑出来解释:我这哥们其实是单身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经常发些惊世骇俗的东西,完全不把自己当个公众人物。有人评论提醒他,他却说:摆在台面上卖的应该是作品,至于我这个人,还是别卖了!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因为画家朋友的大作太厉害,章宇内心折服,直接给朋友跪下了。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他还非常喜欢小动物,会俯下身去亲吻自家的小猫咪。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在共享单车上随手一拍,就敢放到网上,丝毫不怕被人说丑。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偶尔心情好了,摆拍一波,格调立马就上来了,又酷又飒。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

“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个社会闲散人员”。章宇在最平凡,最低微的人间走走停停,去观察,去体验。

艺术就像是蛔虫,寄生在你体内,吸取你对人生的感悟。到最后它白白胖胖,你面黄肌瘦。

你不再为了活着而活着,你甘愿为其奉献人生。

章宇就是这样的人,生猛且鲜活。

《药神》中的“黄毛”章宇:这厮根本不是演员,丫的是个艺术家文章来源网络,如有维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相关推荐: 这才是教科书级别的演技?

一个中年失意的男人应该啥样, 王自健给出了答案。 被媳妇一家看不起, 近乎是被扫地出门, 可还是在贪恋家庭温暖不愿离去, 选择的是深夜坐在门口台阶上给朋友打电话, 听到朋友答应了万一自己因为癌症走了, 能照顾自己老婆孩子今后的生活了, 抱着电话的几声“哎”, …

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